<address id="hdp3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dp3b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——  欄目類別  ——

                ——  聯系我們  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地址:長沙市高新科技開發區麓谷國際工業園A6棟
                網站:http://wanoutech.com
                電話:0731-88915618
                傳真:0731-88914738
                商務手機:15111442336(鄒先生)
                郵箱:wanou618@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浙江:數字何解未來鄉村?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發布時間: 2021-08-05 18:11:02 瀏覽次數: 7

                浙江:數字何解未來鄉村?

                一組數據耐人尋味:2020年浙江縣域數字農業農村總體發展水平為68.8%,遠超全國36%和東部地區41.3%的綜合發展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十四五”開篇,當中國減貧奇跡仍在世界回響,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”號角接續吹響,作為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念誕生地,東部發達省份浙江如何交出上述鄉村“數字答卷”?數字如何改變浙江鄉村?民眾如何享受數字紅利?

                記者走訪調研浙江鄉村發現,數字于浙江基層,并非新事物,而是久久為功的農村改革探索。尤其在全球數字變革大環境下,作為將數字經濟視為“一號工程”的浙江,今年又提出爭當農村改革探路者、城鄉融合先行者、鄉村振興排頭兵,并持續以數字化撬動“三農”領域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  數字開路:辟出一條集成改革路

                鄉村掀起數字化風浪,源于2003年的數字浙江部署。此后,一場前所未有的“數字革命”,便在浙江大地推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城市有‘大腦’,鄉村也應該有‘未來式’。”浙江省農業農村廳“數字三農”專班副組長張海琪介紹,數字鄉村是踐行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環節,也是數字浙江建設的重要內容,浙江“數字三農”建設起步比較早、發展比較快,走的是一條集成改革路,即以目標和問題為導向,以數字化賦能鄉村振興。

                爭當“開路先鋒”,非易事。

                浙江,有著“七山一水二分田”山水架構,量大面廣且復雜的農業農村現狀,為數字鄉村建設擺出了一道難題。“整體謀劃難,補齊短板難,協同推進難,管用好用的應用場景落地難。”張海琪直言浙江“數字三農”建設遇到了“四個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何破題念好鄉村“數字經”?去年,該省提出“數字三農”1115總框架,包括一個“數字三農”數據庫,一張全域地理信息圖,一個“數字三農”協同應用平臺工具箱,以及產業生產管理、鄉村治理等五大核心業務數字應用。在數字化改革浪潮下,浙江今年又強調了鄉村振興集成應用的總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寧波余姚泗門鎮,網格員發現路燈故障,隨即拍照上傳至“數字市政”系統,路燈管理人員接受信息后立即趕赴現場維修……為讓數字賦能改革,當地布局智慧路燈、智慧排水、智慧停車等場景,集成打造了“智慧大腦”綜合信息指揮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從基層治理現狀看,存在信息分散、多頭管理、效率低下等問題。”余姚市委常委、泗門鎮黨委書記黃琪談及,通過全面規劃鎮村一體化“智治”,鎮域強化了跨鎮村、跨區域、跨部門的數據共享、協同管理,提高了科學調度和快速處置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教授黃波表示,數字作為新生產要素,已經成為生產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投入,浙江地區推動的“三農”數字化改革,其啟示是將收集獲取的信息與鄉村振興目標有機結合,以集成改革的思路發揮大數據的實際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  披荊而行:數字應用場景惠民生

                數字,正在變革浙江鄉村的生產生活方式和治理形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百呼百應百幫”、越警管家自助服務機、交通違法自助辦理機、法律咨詢機、銀行借款機,在“楓橋經驗”發源地紹興楓源村的幾十平米為民服務中心,進門便是五臺機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村民只要拿一張身份證,代辦員辦理,網格員通知,讓數據跑腿,不出村就能辦好上百種事項。”楓源村黨總支書記、村委主任駱根土說,這是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在鄉村治理領域的實踐,數字化真正服務百姓、惠及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湖州市安吉縣魯家村盈元家庭農場,50歲的農場主朱仁元為茶園裝上了“智慧腦袋”。晝夜溫差多少、日照時間長短、炒制環節數據……一切事關茶葉“冷暖”的信息,每天都會通過“物聯網+區塊鏈”大數據中心實時提醒他。

                朱仁元深有體會地說,“萬物物聯”的技術支撐,不僅很大程度上改變了“靠天吃飯”的傳統種植,更讓每一片茶葉可溯源,“智能化提升了茶葉品質、帶動了銷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浙江,相似的數字應用場景不勝枚舉。龍游的“村情通”、衢江蓮花的“智慧門牌”應用……農業農村各領域漸漸被安裝上“數字大腦”,加速著農業農村現代化腳步。

                與上述相呼應的,是浙江攻破鄉村“應用場景落地難”的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數字鄉村,難在應用場景落地,最怕‘為了數字化而數字化’。”張海琪坦言,為防走偏,浙江按照小切口大牽引的思路去謀劃具體應用場景,比如堅持把數字化改革與鄉村經濟建設、公共服務和社會治理結合,提升老百姓的獲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。

                譬如,“數字三農協同應用”就是浙江省級層面的數字化平臺探索?;谠撌‰娮诱栈A設施,該系統整合了各類涉農業務數據和信息資源。去年浙江農業農村領域辦事網上申請率高達98.62%,真正讓民眾享受“一網通辦”的高效和輕盈。

  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:去年浙江打造數字鄉村建設應用場景98個,累計創建數字農業工廠達163個,數字化改造種養基地1062個。接下來,該省還將重點圍繞糧食生產功能區、現代農業園區等平臺,持續加強數字場景設計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  數字賦能:一個村也不能落下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浙江城鄉居民收入比為1.96,首次降至“2”以內,“十四五”時期該省更被寄予“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”的厚望。然而縱觀浙江鄉村,相比不缺流量的“明星村”,普通村數量仍占多數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些綜合實力并不突出的村子,究竟要不要加入數字化改革隊列?

                記者調研浙江多地后找到答案——“一個村也不能落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莪山畬族鄉是杭州地區惟一的少數民族鄉,去年這里啟動了“全國少數民族5G示范應用第一鄉”建設。在稻魚共生示范基地,依托5G技術,鄉民足不出戶就可以完成精準投餌、環境監控、病蟲害監測等一系列工作,從源頭上保障“舌尖上的安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浙西南山區遂昌縣大田村,老百姓的“致富園”萬畝茶園,如今被賦予了更多未來感。在政府的推動下,布局5G網絡、架設智慧路燈、建設數字茶葉創業園……綠水青山之間,“未來鄉村”逐漸變得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浙江顧山,亦護水。浙江東部沿海一帶分布著不少“漁村”,兩年前,臺州市三門縣漁家岙村投入100多萬元建設“5G數字漁村”,并架設了村里首個5G基站。5G開通后,不僅降低了漁民通訊成本、提高溝通效率,還能以最快方式將當地的農產品傳輸出去,提升海上捕魚的安全感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難發現,新基建歷來是浙江培育數字鄉村的發力點。張海琪表示,“鄉村振興,一個村也不能落下,對于經濟實力靠后的村落,更要數字賦能‘拉一把’,重點支持農村5G網絡、農業物聯網、農業遙感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眼下,浙江還在建設完善“低收入農戶幫扶”綜合應用系統,通過打破20多個部門間的數字“壁壘”,整合暢通與老百姓息息相關的數據,提升幫扶效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最強大腦”陸續植入“三農”,鄉間數字化探索百花齊放……68.8%的縣域數字農業農村發展水平背后,以數字賦能的“未來鄉村”實景正在浙江大地徐徐變亮

                彩票平台网址